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台词 > 文章内容页

电影《攻壳机动队》经典台词

来源:5511彩票网www.wxncq.com 日期:2017-09-28 08:39:58 分类:经典台词 阅读:

攻壳机动队》是由派拉蒙影业公司出品的科幻动作片。下面电影《攻壳机动队》经典台词是小编想跟大家分享的,欢迎大家浏览。

1.AL再工作中有可能进化出个性,工作后又回复并列化,人则相反

电影《攻壳机动队》经典台词

2.吧,这个路段开车就算打瞌睡也不会有问题

3.替无动机的人们说出他们期盼却无法说出的大声说出的愿望并加以实施的行动者,古往今来他们都有一个名字——英雄

4.思想诱导的必要性,结果可以使手段正当化。

5.潜是种什么感觉? 我感到恐惧、不安、孤独黑暗,或许,还有希望吧。浮出面的时候,自己似乎也会跟着脱胎换骨;我偶尔会有这种感觉

6.如果我们的诸神和我们的希望,都已经只是科学性的东西的话,那么我们的也只能说是科学性的吧

7.理论一经人民群众的掌握就会变成物质力量

8.以前,我认识个很喜欢的义体人。

9.虚拟体验也好,梦也罢,这个世上的信息,既现实也虚幻;无论如何,人一生所能接触的事物也只是沧一粟罢了

10.作为战斗单位的个体无论多么优秀,只要系统是由同样规格的零件组成,必定会存在某种致命缺陷;无论组织还是人,过于单一化只会走向毁灭。

11.过分的追求自我反而会失去个性。

12.能够付诸于实施的恐怖才是恐怖。

13.我不和同一个女人睡两次

14.生活别人梦想里,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如果逃避现实叫做浪漫的话,那么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

15.个别主义者为追求自我才变成没有差异的集团。

《攻壳机动队》:人类的普遍困境

当片中的那位女博士(抱歉我不记得她的名字了)跟少佐说,“你是唯一一个”(You're one of a kind)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新的《攻壳机动队》将与我们所熟悉的,20多年前押井守所拍摄的那部惊人的动画分道扬镳。

让我们回忆一下原来的少佐。根据漫画的原设定,在未来的科技时代技术已经高度发达,人可以将全身所有的设备都更换为机器,少佐就是这样一个隶属于公安九课的全身义体人。她使用的是配发的标准义体,加入了很多她自己的改造;巴特也一样,作为特种部队退役士兵,也是一个全身义体人。少校的确拥有超凡的能力,然而,她的身份和情况并无多少特殊之处,漫画和动画也都对她的身世背景一笔带过语焉不详。

毋宁说,这样的少佐作为《攻壳机动队》的主角,她是一个特殊的个体,但同时也是一个平凡的,在那个疯狂的技术年代中的普通个体。她的地位特殊,也是普遍的;特殊在于她作为一个高性能的,在特殊安全机构工作的义体人;普遍同样也在于她是一个在政府机构工作的义体人。所以,少佐在95版动画中的那些发问才成为了科幻中对于人性,对于自我,对于记忆的哲学思考中最为深邃的部分:她所疑惑的,恰恰是这样一种普遍性。当机器与人再无分隔时,人性本身又代表了什么呢?在95年剧场版中,谣第二次响起的那一长段空镜头,少佐在渡轮上发现另一个她在河边的高楼玻璃里一闪而过,这样一个暗示是极为直接的:她怀疑的是自我作为人类的独特性。正是由于少佐是那个年代中普通大众中境遇特殊而又普遍的这样一个人,她的这种怀疑才有了普遍性的力量:她可以是任何人。

纵观赛博朋克的经典文学作品,这样的人物设置几乎是一种默认标准。《崩》中的主角“宏·主角”是一个挺普通又不太普通的黑客;《银翼杀手》的主角是个普通侦探,他的对手是个普通的人造人;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和一系列的同世界观的小说中的主角也都是这样在辉煌世界边缘的小人物。正是这样一种“大世界中的小人物”的设定,才能够更好的,更深刻的传达那个“高科技低生活”(High Tech Low Life)的世界中大众作为人类的挣扎

而新攻壳从一开始就偏离了这种设定。当我记不起名字的那个女博士对少佐说出“你是唯一一个”的时候,这种对于人类的定义本身的思考,对于在那个疯狂技术年代里人性的疑问就已经自然而然的消解了:因为她本来就是特殊的,是one of a kind。片中无处不在的都在强调她是特殊的,所有人都满嘴的ghost(灵魂),shell(躯壳),soul(灵魂),humanity(人性),body(身体),努力哲学思考大仇深状。但是这样的意图越明显,也就越出戏;这种出戏感跟我们看到一部抗日神剧中临死的主角掏出身上的毛票要交最后一次党费类似。我们无法将她的境遇和我们自己联系起来,她不是一个普遍境遇的代表,这才是95版攻壳,也就是所有赛博朋克的成功之处。还记得95版攻壳一开始的那一段么?陀古萨问少佐为什么网络之中有杂讯,少佐回应:大概是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以及在追逐逃犯的时候跟陀古萨谈论为什么要招他这样一个没有做过改造的人来九课,是因为”一个组织如果过于均质就会导致思维的同一化,这很危险“,这些小细节无时无刻的都在传递:少佐是“我们中的一员”。

所以,最终新攻壳还是回归了好莱坞传统科幻片的陈词滥调中来:人性与科技的对抗。从这部电影对于旧攻壳的致敬桥段数量之多之细致来看,导演的确是旧攻壳的铁杆粉丝:义体制造,check;跳楼突入;check;思考战车对决,check;分裂的机械手,check;连攻壳2无罪中的那个喜欢抽烟的金发女科学家和她的义眼都原样复制了出来。但是这一切都回归到好莱坞的框架里,邪恶的科技做出了坏事,压迫了人性;主角发现,又恢复了人性,皆大欢喜。导演对于攻壳的了解,西方价值体系对于人性和个体价值本身的强调和偏好,对于一般观众的欣赏理解能力妥协,好莱坞科幻片的传统,将来可能有的续集的伏笔,这一切就造就了这样一部新攻壳:它使用了攻壳的名字,努力取悦粉丝,复刻经典场景,但是内在的ghost已经不存在了。

至于这部片子的其他问题,我只提一个很有趣的小细节:在电影的最后,一个应该是日本人,母语为日语的中年妇女给自己女儿立的墓碑,写的是罗音名字。这相当于中国人立一个墓碑写汉语拼音。我想这样一个细节可以很好的说明新攻壳的困境之所在。

X

打赏支付方式: